|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外媒看大田 > 
【三明日报】红军三过桃源村
2020-08-03 17:22:08   来源:三明日报2020年08月03日   责任编辑:   编辑:戴晓灿


桃源村《陈氏族谱》保存的红军行进图(陈秀概提供)


图片.png

1934年7月25日《红星报》报道攻占大田县城消息 (中共大田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提供)


图片.png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桃源分发的宣传画(中共大田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提供)


图片.png桃源村党员在凌云桥开展主题日活动


●本报大田记者站 林生钟 通讯员 林起茂 郑得泉 文/图
四面环山的大田县桃源镇桃源村,有森林面积16000亩、耕地面积2600多亩,开阔的盆地上四季轮作玉米、大豆、水稻和蔬菜。山村范围含炉峰自然村、柯厝城片区和旧街,街上聚集了闽中、闽南和闽西各地商户,桃源溪从郁郁葱葱的“青纱帐”中流过,明代建造的凌云桥连接起大田、永安、漳平、宁洋四地交通,这里从古至今都是鱼米之乡、商贸重镇和交通要道。1934年7月,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进入村庄,大田随后成为被攻占的第一座县城。

7月27日,记者在当地村民的引导下,实地探访革命遗址、倾听村中老人讲述86年前发生在村里的红军故事。

相关史料记载:红军三过桃源村
据《大田革命斗争史》记载:1934年春末夏初,福建独立第九团在智取宁洋县(1956年撤销)城后,于4月中旬奉命配合红七军团十九师攻打永安城。在攻城之前,九团分散在永安县的西洋和岭头、大田县的桃源一带开展群众工作,一部分人进入战前准备,另一部分人担负阻击漳平和大田方向的援敌任务。
当月14日晚,红七军团在参谋长粟裕指挥下,对盘踞在永安城中的国民党卢兴邦部及保安队展开猛烈攻击。18日,红军攻克永安城,部队到大田县迂回游击。

“这是在第五次反‘围剿’期间,红军部队第一次进入桃源。”大田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杨连益介绍。

红军第二次来到桃源村,是在1934年7月。当时由红七军团改编的北上抗日先遣队6000余人,在军团长寻淮洲、参谋长粟裕等人率领下,挑着160万份《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传单》和《先遣队告农民书》,于7月17日进入桃源。抗日先遣队先头部队从永安县西洋进入桃源村后,与护送他们过闽江的红九军团部分兵力会合,21日抵达大田城西白岩山,当日占领了县城,缴获枪支和无线电台,以及食盐1万多斤。

驻扎在桃源村里的红九军团另一路人马2000多人,于7月18日绕道现在的桃源镇浮山、泼水和永安市的青水、魁甫等地,再经过大田县的罗丰、建设与奇韬,进入尤溪县。红七军团和红九军团互相掩护,交错前进。

红九军团在8月10日完成护送任务,先头部队原路返回。自11日起,4000多人的大部队,背负缴获的黑色硝药和食盐等紧缺物资,陆续往大田县的东佳、文经、桃舟、三保和永安县的青水等地前进,8月28日回师到达连城县姑田根据地。

桃源村热心红色文化收集的村民陈秀概介绍:“从1934年4月到8月,红军三过桃源村,打土豪、消灭国民党保安队、解救当地老百姓,留下了许多遗迹和传说。”

96岁村民亲历:红军进村发传单、刷标语,晚上睡在大厝地板上“红军过桃源那年我11(虚)岁,第一次在1934年立夏,第二次是农历六月,第三次和住在旧街的国民党保安队打了一仗,有两名战士牺牲并且掩埋在村里。”今年96岁的村民陈如龙告诉记者。

陈如龙家境殷实,有4个哥哥和3个姐姐,他排行最小。但在6岁时,他的父亲去世了,家里的大小事情由兄长们做主。

“我正在山上放牛,哥哥跑来跟我说红军来了,叫我和小姐姐到附近的广汤村躲起来。这是红军第一次来村里的时候。”

陈如龙还说:“有人在村里散布谣言说红军要钱会抓人,村里人全躲起来,或者投亲靠友,驻守街上的国民党保安队也跑光了。”

第二天,哥哥带他去三门村的姐夫家躲避。在桃源村休整后的红军,也随即来到三门村。陈如龙害怕得再次跑进山里躲藏。
陈如龙记忆犹新:“红军到桃源时已经是午后,村里的知识青年陈景春带路,经过凌云桥住在洋头厝。他们不拿百姓一样东西,纪律严明。”

老人继续介绍:红军第二次经过桃源村时天气很热,有战马和骆驼运送物资。村里正在修凌云桥,战士们帮忙抬东西。有人在街上分发传单,宣传革命道理和发动抗日救亡运动;有人在凌云桥下挑水、洗菜、洗衣服和洗澡。廊桥柱子和墙壁,都写了标语。

“红军来的人多,仁安书院和颜家大厝这些客厅地板有打洋灰的房子,全部住了人还是不够用。”陈如龙回忆:“红军的到来村民已经提前知道,街上开店做生意的人雇人到隔壁的永安西洋打听消息,一部分人受国民党反动派恶毒宣传,又将信将疑地躲了起来。”

村民支红:有青年参加红军,有妇女采药送菜

《大田革命斗争史》记载:“7月24日上午9时,红军在高才坂种德堂门口广场上召开群众大会,会后开仓分粮,并镇压了6个反动分子。”

“在被镇压的反动分子中,有4个是大田县城的,另外1个是从桃源带去的。”大田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杨连益印证道。
原来,村里被红军带走的陈姓地主,把家里正在患精神病的侄子捆绑在柱子上。红军解救了病人,一把火烧了土堡,把地主抓起来。

在红军义举和抗战思想宣传的影响下,村民陈应炳和陈兆洋参加了革命,他们跟着红九军团的2000 多人,一路同行来到三保街(今建设镇),陈应炳之后返回家里,陈兆洋和家人失去联系。

村里的妇女们也纷纷站出来支援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战士当年就住在连布娣的家里。连布娣是草药医师,她没有缠脚,走路快,而且对道路熟悉,多次上山给红军采药和带路。住在洋头厝的陈起娣和寡妇肖金妹,拿了粮食和青菜、笋干送给红军。战士没煮过笋干,不知道笋干要先浸泡才可以煮烂,最后在陈起娣帮忙下才煮熟。后来,村民杜清意、郑伟珍和陈良青也参加了革命,教师陈良青被国民党反动派抓捕杀害,烈士的母亲就是肖金妹。浮桥头战斗:2名战士牺牲村民陈秀概的父亲陈四妹今年87岁,据他回忆:他3岁时去三门村外婆家走亲戚,正逢土匪洗劫村子,他和大他3岁的哥哥以及一群小孩被抓到山里,后来家人筹钱赎回。

“这股土匪就是被红军攻打的国民党保安队,这天,他们不知道红军会突然‘从天而降’,领头的队长晚饭后正在街上溜达,不料被一梭子弹击中大腿,匪军拒守颜家红砖大厝,之后连夜逃窜。”

这件事的起因是:三门村有五兄弟,经常欺负本族乡邻,结果引发械斗被打死了4个,幸存者跑出村庄,用重金雇请德化民团涂友情(今大田县济阳乡人)的部下来复仇。涂友情当时已经被国民党驻闽部队收编,他的手下在三门村替人出头杀人后,落脚在桃源村颜家大厝。红军刚好到达桃源街道附近,有人告诉战士,那个穿着很好的人是土匪保安队长,战斗随即发生。

保安队当晚跑到附近的安和村落脚,过了几天等红军走远了,派人送信到桃源假装仁义,扬言只要家属出钱来赎人,不再伤及无辜。陈四妹的母亲筹了钱,换回儿子。

已经76岁的村民陈三九介绍,其父在世时告诉他,红军当年在浮桥头(旧街旁边的登云桥)和国民党驻军发生枪战,国民党军队以颜家大厝围墙做掩护,对红军开枪射击。战斗异常激烈,交战中红军有一名战士在桥上不幸中弹牺牲,另一名在稻田边被击中掉进田里也牺牲了,还有多名战士被打伤。村民邱贵庭帮忙运送伤员,抬到不远处的凌云桥救治。

牺牲战士的遗体简易安葬在福星堂房子的后花台处,红军第二天早晨继续赶路向永安青水方向行军。福星堂的房主陈三六和陈应美兄弟回到家里,用木板钉了两副棺材,按照当地的习俗把这两位红军战士的遗体迁移到后坑山上安葬。

陈如龙老人告诉记者:“福星堂房子左前方的水井是红军扩建的,牺牲的红军战士墓就在去凌云桥的小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