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外媒看大田 > 
【三明日报】白衣功臣爱驻岩城
2020-07-03 09:36:52   来源:三明日报2020年07月03日   责任编辑:   编辑:戴晓灿

 

吴祖德的从军照片

吴祖德在抗美援朝中荣立三等功。


救死扶伤,转业地方后,吴祖德一直保持着一名白衣战士的风范。

 

回忆起抗美援朝往事,吴祖德忍不住潸然泪下。


 

1990年吴祖德获得的荣誉证书
●本报大田记者站 林生钟 文/图

87岁高龄的吴祖德,退休前是大田县医院院长、主治医师。老吴原籍四川省安岳县,1949年参军入伍,在抗美援朝战地救护伤员时,发现敌特杀人及时示警立功。后随部队转战福建,转业从泉州到大田支援建设,筹办了多个乡镇卫生院。1974年,吴祖德光荣入党,1987年6月被中共三明市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1989 年 1 月,被三明市政府授予 “三明市职工劳动模范”称号;1990年12月,卫生部授予他“从事卫生防疫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

 

6月30日,笔者拜访了老吴,听他讲述往事。

苦孩子当了解放军

吴祖德身世坎坷。

“我不知道生身父母是谁,听说父亲被国民党抓了壮丁,母亲改嫁,是一位姓邓的婆婆把我抚养成人,我跟着他们家的孩子一起姓吴。”吴祖德说。

邓婆婆还告诉他,他当年是被丢在城门洞口的,出生才24天。因为老人有子女,就把他当孙子养。

长大后,吴祖德跟婆婆上山捡柴火,卖了换米。14岁时,他与弟弟吴祖文去重庆给人擦皮鞋,像乞丐一样晚上睡在饭馆的后厨旁边。 “我亲眼目睹了解放军进城,重庆解放后,没有人需要擦皮鞋,我们就回到家乡县城。”吴祖德说。

安岳县刚解放,共产党成立了县大队。17岁的吴祖德参加县大队维持社会秩序,看护国民党官员和土豪劣绅逃跑时留下来的资财,预防仓库粮食被土匪抢夺和烧毁。

 

抗美援朝勇斗敌特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吴祖德和另外6 名队员,于9月份调往遂宁军分区。不久,分配到 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29陆军医院2分院,做 了一名护士。部队开到鸭绿江边,他和战友们是 第一批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 

“当时,只有党团员才能去参加伤员抢救工 作。”吴祖德说。

 大家穿着朝鲜人民军的军装,不打听相互情 况。医院分散在一些小庙和农家小院里,首次接 收伤员就超过了700人。许多伤员失去四肢,护理 和生活照顾全靠护士。吴祖德每天从早忙到晚, 不停地在给伤员换药。

 那时的医务人员不配发武器,也不直接上战 场,立功的机会很少。但吴祖德在松江省(今黑龙 江省)尚志县时,军医院政治处却给他记一次相 当于三等功的“一小功”。回忆起那段经历,老人 哽咽掩面,几次抬手擦拭眼泪。 

1952 年 9 月,一天晚上,驻地下雪,天气寒 冷,29院4所的医护人员,白天紧张抢治,安顿好 受伤的战士,留下一部分的医生和护士值夜班。 20岁的“看护员”吴祖德,白天和战友一起忙碌工 作,晚上轮到他值班。因为太累了,大家很快都睡 着了。 

“有两个特务从朝鲜边境混进来,趁大家熟 睡时,杀死了我们22人。”被杀害的有一名医生和 一名护士,另外还有20名伤员。 

吴祖德住在不同病区,他隐约听到隔壁有挣 扎声传来,料定有敌情。但他没有枪,于是抓过一 根铁棍,慢慢靠近病房。当他来到病房时,看见满 屋子都是鲜血,也不知道闯进来了多少敌人。 “有特务,抓特务!”吴祖德大声呼喊。 

敌人急忙逃窜,最后被围困在一座山上,两 人拒降自尽。 

“他们一人拿一把刀,值班女护士的头部正 中被砍了一刀,当场失去了生命,熟睡的伤员都 是被割喉死的。”吴祖德追忆。

转业从泉州到大田 

朝鲜战场停战,部队南下。

“1953年底至1954年初,我们被派到福建来 解放台湾。”吴祖德说。

 医院最初驻扎在泉州的一个乡村,过了一段时间转移到漳州的龙海县角美镇。这期间,部队 开展“文化大练兵”,没有上过半天学的吴祖德读 了半年的书。又因为表现好、有战功,再次被保送 到部队的卫生学校继续学习1年。

 在泉州,吴祖德遇到南安籍女护士林延绥, 两人收获了爱情。到了 1956 年 3 月,吴祖德被批 准复员,转业到妻子的户口所在地。

 “本来打算回老家四川,但因为炮击金门在 即,福建又缺少医务人才,华东局书记兼福建省 委书记韩先楚命令,所属部队官兵复员一律不准 出省。”吴祖德说着一口浓重的四川话。 

1958年开始“大跃进”,福建各地掀起了“大 办钢铁”运动。大田县隶属于晋江专区,这里有 山、有树,有铁矿、有煤,被确定为地区钢铁基地, 成立“七一”联合钢铁厂。除永春和德化外,专区7 个县调动干部和民工10万大军进驻大田。吴祖德 从同属一个地区的泉州调到大田当医生,来支援 钢铁厂。

辗转大田创办卫生院 

“七一”联合钢铁厂办没几天就解散了。吴祖 德被分配到林业系统卫生所,辗转濮溪伐木场、 梅林林场等处工作。此后,根据县政府的要求,他 又到多个乡镇去创办卫生院,并且一直担任院长 职务。 

大田县谢洋乡与泉州市的永春县、龙岩市 的漳平县接壤,交通不便,解放前屡遭兵匪侵 扰,老百姓生活非常艰苦。

 1960年7月,吴祖德奉 命到谢洋公社筹办卫生院, 从梅山公社的濮溪走路到 谢洋,山路近百里。但是他 二话没说,用两只箩筐挑起 一男一女两个年幼的儿女, 带上任助产士的妻子和另 外3名医生、护士,步行到谢 洋。 

“谢洋以前穷,没有办 公场所,我们住在生产队堆 放杂物的草寮里。”吴祖德 记忆犹新,县卫生局给了 700 元办卫生院经费,可这 点资金远远不够。 

在公社和大队干部的 配合下,几个医护人员上午 给村民看病,下午和社员一 起上山砍木头,扛回来后自 己动手建院部。 

谢洋的人民对他们很 好,初来乍到没有菜吃,村民们经常给他们送,甚 至送去了杀好的鸡鸭,彼此感情深厚。 

“文化大革命”时期,村民们还保护了吴祖 德。 

大田县民政局副局长林克源分管过退伍军 人事务。他介绍:“当时大陆跟台湾关系紧张,谢 洋乡山顶上经常有人发信号弹,公安特派员怀疑 吴祖德是敌特。”

 上级认为吴祖德是个外地人,而且当过兵, 几次责令当地民兵对他实施抓捕。村里的纠察队 员不执行命令,他们说:“吴院长是好人,不是反 革命分子,如果抓他,我们都不干了。”结果,吴祖 德毫发未损。

 妻子林延绥怕两个孩子学习受到影响,赶紧 把孩子送到泉州母亲家里,托付给老人照看。

 

淡泊名利 初心如磐 

吴祖德与妻子林延绥为大田县医疗事业付 出了无数心血。 

1994 年,吴祖德延长了 1 年多时间退休,因 为组织对县医院院长的人选还没有确定。他盼着 早日有人来接班,当医生加班加点没有休息日, 辛苦了一辈子,想好好陪伴家人。 

退休后,吴祖德踏上回乡路,带着妻儿老小 找到了亲人。他给邓婆婆立墓碑,刻上自己和儿 孙的名字感恩。 

林延绥接生过无数小生命。她人缘好,工作尽心尽力,跟随丈夫辗转济阳、前坪等多个乡镇, 从头到尾参与了这些地方的卫生院建设。老人活 80 岁,1996 年过世。生前,她跟女儿和两个儿 子说:“我工龄长,如果不是你们父亲当院长,把 名额给了其他同事,我早就提几级了。”

 从乡镇卫生院回城后,林延绥没有再跟丈夫 同行,自己请求到县妇幼保健院,直到退休。吴祖 德又继续去筹建大田县中医院,担任县医院院长 等职。 他的长子吴志敏说:“母亲说她这一辈子给 我父亲耽误了,领的工资很低。” 吴祖德对家人严格要求,从未向组织提要 求。吴志敏从小上山砍柴、下地种菜,去隔壁乡镇 读书自己挑着米和菜,生活独立,在泉州上了高 中。

他曾担任过大田县纪委常委、交通局党委副 书记,现已退休。妻子在外地带孙子,他住在大田 县城宝山路的家里,照顾年迈的父亲起居。 

老人耳不背,口齿表达清楚,能够自己上下 楼,有时候还会拄着拐杖到河滨走栈道。因为前 段时间在家里不小心摔了一跤,引发过去腰伤, 现在家里挪动需要借助藤椅支撑。 

前段时间,吴志敏邀了姐弟给父亲做90岁生 日。他从四川老家寄来的《族谱》中得知,父亲其 实是出生于1931年。“档案里记录的出生日期为 1933年4月,那其实是叔叔吴祖文的生日。”

 吴祖德家乡是四川省安岳县大埝乡新房 村,养父母迁居安岳县城先锋街。吴祖德有姐 姐、弟弟和妹妹,弟弟吴祖文也参加过抗美援 朝战争,是第二批入朝参战的炮兵,后回四 川,仍然健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