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文学 > 
何其有幸
2018-09-11 09:33:36 随 缘  来源:9月11日《三明日报》第B3版   责任编辑:颜全飚   编辑:陈颖昕

●(大田)随 缘
  家乡的祖房后有片竹林,每年春天,母亲定要回家乡上山挖笋。
  今年也不例外,她虽年近七旬,但依然健康,子女们看见母亲欲上山去,只是交代:“注意安全哦!”
  约两小时后,去采蕨菜的姐妹们回至家中院内,还未坐定,却见平日里十分稳健的母亲手持一根竹棍缓缓走来,脸色苍白,且无言语。我忙问:“妈,您怎么了?”“我摔了一跤。”母亲的声音非常虚弱。我赶忙丢下手中的篮子,将母亲扶至桌前坐下,这时才听见母亲断断续续的“哎哟,哎哟……”的叫唤声。
  我和妹立刻将母亲送进医院。一拍CT,肋骨折四根,胸骨折一根,脚趾骨破裂一处。母亲的伤痛及骨折处错位,进而伤着了肺。入院第二个晚上8点左右,母亲突然不省人事,休克了过去。紧急查看,原因是胸腔内积液太多,压迫了被刺伤的肺,造成了呼吸困难。几经抢救,母亲终于是睁开了眼,再次见到了一旁早已泣不成声的子女。
  看着满身插管,卧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我回忆起了她的点点滴滴。
  母亲是个能干又心地善良的女人。六十岁之前,生意做得很好:收购废纸、批发蔬菜、开饭店等,累的脏的,她都能扛。母亲经营饭店的十年间,每早若见是菜农进店来消费,母亲在为他们烹煮饭食时总是不动声色地加量不加价。我不解,问其原由,母亲对我说,“他们是做体力活的,大清早挑菜来卖,肚子很饿的,量太少吃不饱。”若见我们几个孩子去买菜时,母亲总叮嘱,“见有人只剩一点点菜时,就不要挑拣了,全部买来,他们好收工回家去。”
  记忆中的母亲是个无所不能,与病痛无缘的女汉子,可现在她就这么真真切切地躺在病榻上,任人摆布了。世事不可测啊!
  抢救后的第二天,母亲被转至市立医院做手术。割肉,插管,缝针,这一步步真疼啊。母亲双眼紧闭,咬紧了牙,没有一声的叫唤,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一定是太痛了,我那只被她紧抓着的手,手指欲断。“妈,您不用这么忍着,哭出来,没关系的。”我泪流满面,小声哀求道。可母亲是要强的,老了,痛了,还是这样,一声不吭,强忍着。
  所幸,母亲的手术非常成功,手术后的第三天,母亲可以与大家伙谈笑了。每日来访的医生很高兴,“你伤口恢复得又快又好,估计一星期后就可出院。”
  多好的事啊,看来心态好,积极乐观的人,康复也是快的。我为有个这样的妈感到欣喜,并希望自己也能由此多得一份坚强与勇敢来面对生活中的种种磨难,淡定从容,安之若素,也好给自己的女儿一个好榜样。
  回忆母亲此经历的整个过程,其生命力的顽强始终感动着我。母亲用行动告诉其子女,“遇事不算什么,一切都会过去的!”
  可就在母亲摔坏那一刻,我曾悲伤地以为,这回我要没妈了。不料,时隔才一个月,她又生龙活虎了。距离端午节还有二十天的时间,母亲就开始包粽子,理由是“我的几个子孙爱吃!我要让他们多吃几天。”这份朴素的母爱一直温暖着我,激励着我,因为这份母爱,四十多年来,外头的风雨再大,我都能扛。
  感谢母亲生命的继续,“子欲养,亲仍在”,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