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文学 > 
痴痴不灭武学情
2018-04-10 11:37:03 乐发木 来源:4月10日《三明日报》  责任编辑:大田新闻网陈颖昕  

●(大田)乐发木
  从八九岁起,我就迷上了武术。
  少时体弱多病的我,常常因为生病无法到校读书,父母对此甚为苦恼,时常摇头,然我却做着武侠梦,总梦想着自己有一天成为一个武功高强、行侠仗义的高人。记得小学时,一心想习武的我就常和伙伴们到离我家门口不远的沙滩上,模仿着从影视、书籍上学来的动作练习前手翻、鲤鱼打挺等武术动作。但那时由于没有老师指导,常常把自己弄得一身脏兮兮的,更为严重的是,好几次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伤筋动骨,为此,时常招致父母的责骂,但我还是乐此不疲。
  时至中学二年级,父母经不起我一再央求,又听人说,练武可以强身健体。有一年暑假,家里就把我送到邻村一个远房表哥那学习白鹤拳,但由于当时交通不便,学业紧张,练武时断时续。
  要说我真正与武结缘,进行较为系统的训练,应该是在三明师范求学的那几年。记得当时学校有办武术兴趣小组,所教的拳种属长拳类。我在老师的指导下,从马步、弓步、踢腿冲拳练起,一直到套路演练,学习了三年。长拳的动作大开大合、奔腾跳跃、舒展大方,很是让我着迷了一阵子。
  毕业从教后,痴迷武术的我又到表哥那里学习白鹤拳。工作之余,每有空闲,勤练不辍,寒来暑往,一练就是数年。白鹤拳的拳风与长拳截然不同,它的动作古朴、一招一式稳扎稳打、讲究踢腿不过腰,出拳似直非直、似曲非曲,完全没有大开大合的动作。但由于表哥文化水平不高,对于一些拳理讲解总感觉有些欠缺。这样的学习还是不能让我满足。
  为了追求武学真谛,2012年暑假,我只身前往白鹤拳的发源地——泉州市永春县,走访了永春大羽、观山等数家武馆。后拜在了中国永春白鹤拳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永春白鹤拳一代宗师潘成庙门下研习白鹤拳,直至如今。此乃我今生至幸!
  潘成庙先生现任永春翁公祠武术馆馆长,他为人谦和,教拳一丝不苟,倾心传授,让我在武学上得到了质的飞跃。在初始近一年时间里,我的周末时间有一半都在永春翁公祠武术馆度过,而后,只要一有时间我都会前往永春伴随师父左右。
  期间,我也有幸结识了永春数位白鹤拳高手以及来自德国、土耳其、俄罗斯等国际武术名家,让我在武学上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特别是曾获得欧洲空手道冠军,来自土耳其的哈奇以及俄罗斯武术名家安德烈,他们对中国武学不懈追求的精神让我感触极大,深感敬佩,也让我定下了传承、弘扬永春白鹤拳的决心。在潘成庙师父的悉心传授下,2017年我参加了第九届海峡两岸全国传统武术比赛,并取得了棍术金奖、拳术银奖的成绩。
  漫漫求学路,师恩永铭记!
  2017年4月,我在大田县城创立了“鹤真武道”武术馆,旨在传承、弘扬永春白鹤拳。为了培养德武兼备武术人才,我结合自己所长把传统国学文化教育一起纳入武馆教学,这成了大田数家武馆独有的亮点。但我深知自己天生愚钝、才学疏浅,离武学殿堂差距甚远,纵然我毕生付出,也无法登峰造极。
  蓦然回首,与武相识相伴,屈指算来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个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习过武的人才知晓。这一两年来,为了汲取武学百家之长,我时常走访隐藏于民间的各地武术高手,拜访了泉州德化宗鹤拳师陈文琦、永泰虎尊拳传人蔡理智先生等高人。对于他们的不吝赐教,没齿难忘!
  此生付与武,也将终于武。矢志不渝追求武学真谛,传承、弘扬永春白鹤拳是我一生不灭的武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