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孝满岩城 > 
涂银兰:照顾病母是我的天职
2016-10-11 15:08:53 郑宗栖 来源:  责任编辑:  

 

涂银兰给母亲喂饭.jpg

涂银兰给母亲喂饭

 

      5月24日,在济阳乡济阳村旧街一间简陋的出租屋里,笔者见到了刚刚被评为“十佳小孝星”的济阳中学九年(1)班学生涂银兰。
      涂银兰正搀扶着母亲,在家里昏暗的过道上慢慢地行走着,母亲步履蹒跚,一旁的她不时地提醒着走路小心。涂银兰母亲名叫章淑源,今年45岁,五年前得了脑梗塞。因为常年生病显得较为苍老,体态臃肿。在病情影响下,身子的右侧,从肩到脚都失去了一些知觉,并比左侧更为肿胖。
      “原本,我妈妈在村里大家都说她长得好看。”涂银兰说,“我做梦都想着妈妈能有一天可以好起来。”经过长期治疗,章淑源的病情虽然有了好转,但失去劳动能力,连吃饭上厕所这样的基本生活能力也丧失了,最要命的是还失去了语言能力。
      为了照顾病人,他们把“家”从8公里外的上丰村搬到乡里。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挣钱扛起养家的重担,而家里的事呢?还得照顾年幼的弟弟,这一切只能靠16岁的涂银兰。
      母亲生病的时候,小银兰才11岁,从那时起她便成了这个家的“小妈妈”。
      做三餐的饭菜;给母亲喂药、喂饭;早晚两次为母亲擦洗身体端屎端尿,照顾弟弟,泡好热水等父亲下班回来……然后,再匆忙地跑到学校,上课、处理班务、当环保志愿者等等。
      “爸爸比我还累,他的工作不但辛苦还很危险,常常早出晚归,有时他一回家里,就直接坐在椅子上,靠着墙壁就睡着了。”涂银兰从来没有埋怨过什么,乐观的她感觉自己是幸福的。“妈妈虽然不会讲话,但可以通过手势和眼神交流,读懂她想表达的意思,有***陪伴我很满足。”
       照顾母亲和弟弟,小银兰再苦再累都可以担当着,她最担心的还是母亲的病情。去年暑假,母亲章淑源突然变得沉默了,不作任何声响,喂药不喝,喂饭更是不吃。有时,章淑源用她那只会活动的左手吃力拍打床铺或是胸口和大腿,甚至还摔打身边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特别的无助,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小银兰哽咽地说。虽然母亲不会说话,但银兰知道母亲心里的所思所想。为了让母亲缓解情绪,银兰坚持每天为母亲揉背按摩,防止她身体僵硬,坚持给母亲讲学校发生的趣事,或者说笑话。“不管妈妈能不能听懂,妈妈只要能笑,便是最大的欣慰。”一有时间,银兰就搀扶着母亲作体能康复训练。
      “她总是忙着奔走于家和学校之间,但从来没有迟到过,没有丢下过一节课,学习上,她最‘拼’!还多次被评为县级‘三好学生’。”班主任张书介绍说。
      同班女同学涂秋敏说,“我们女生都怕理科,理科也不是银兰强项,可她总有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她是我们的‘班头’,在学习上时常帮助我们。” 
      作为班长,小银兰还带领班上的同学成立了环保志愿服务队,收集废纸、塑料瓶,卖了钱却不是作为他们的零花钱,而是作为班费使用。今年元旦,学校组织举办了元旦晚会,银兰带领同学们自编一个节目,所有的费用都是来自于废品回收。
      不到一个月时间,小银兰要参加中考了。她的理想是考上高一级中学,将来再考上医学院,成为一名医生,“治好***病,让更多的人远离病痛”。学习成绩优异的她,对考上高级中学并没有过多的担心,她所纠结的是到县城上高中了,母亲和弟弟谁来照顾呢?
      “把妈妈放在家里可以吗?”笔者问道。小银兰一下子眼眶红润了,泪水从脸颊落下,低着头不作声响。是的,这么大的问题她小小肩膀如何扛得住呢。
      采访中,笔者跟小银兰聊起了在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中,荣获全国孝老爱亲模范称号的三明学院学生曹阳飞宇“携病重的父亲上学”的故事,告诉她只要坚强,方法总比困难多。那一刻,发现小银兰的眼睛又恢复了原来的清澈,信心满满地说道,“我会坚持,妈妈给予我生命,照顾好她是我的天职!”

 

 郑宗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