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文学
秋语
2016-10-07 22:18:12  来源:9月6日《三明日报》B3版  责任编辑:  

●林生钟
  

清晨,我赤足走过村庄,在那个被唤作“磺炉”又改称“选厂”的公路边上看白鹭。这对来自大海边上的精灵,在山村的水塘边和绿荫下快乐追逐,洁白的舞姿舒展在晨曦里,上演了乡村世界曼妙多彩的童话。它们的前辈与我有过邂逅,童年清明种子下地的时节,一星孤影如期而至。豪光拨亮了天空,万物因之拔节生长。

山里的空气甜美清新,微风中草木洋溢起馨香。流水在击鼓,鸟儿夹道歌唱,露珠横在藕叶中央随风摇摆。蜘蛛躲进草丛酣睡,却张开偌大的网学起了姜太公,单等那些睡不着的虫子来咬钩。

鹭鸟飞翔的地方原本是烧硫磺的高炉,十多年后又变成了选矿车间。如今,钢铁和硫磺滞销,设备闲了下来,做工的人也都散尽。这里的水草再次丰茂,林子里的树木长得郁郁葱葱。

今天立秋!日子特别。

昨天,里约奥运会开幕时天空是晴朗的。在外赏荷的朋友说:暮色已经四合!我们这里的太阳,刚要下山。天空色彩多样,迅即乌云酿造表情。不久后,头顶炸雷,闪电接着划破了黑色,携带雨珠的大风冷不丁地冲进了阳台的纱窗,一下子扑到了我的卧室。电视屏幕突然闪烁。

后天是七夕,牛郎织女一年才会一次面,夫妻俩还带着两个娃娃,保不准要伤情泪下。但是,上午的阳光依然亮堂。蝉在屋外喊着热,绿草覆盖的山巅鹧鸪叫着“孤苦”。一只鸡在院子里闲逛,它啄了一下草茎,对着泊在门口的小车映着的身影,居然打斗吃醋。

这期间,蚊子亲了我的脸颊,蚂蚁在脚下排队,蝴蝶翻飞着翅膀翩跹,蜻蜓像直升飞机一样悬停在空中。

屋角晾了些草根,夏天收割来的鱼腥草晒成了干丝……这些都是老父亲的绝作!

年老的父亲早早地起了床,他启动摩托,驮着母亲到邻村赶集去了。车架上绑着青草药,还有一篮子长久以来舍不得吃的鸡蛋和鸭蛋。

放假回村避暑的女儿,跟着她的母亲出门玩耍去了。我一个人呆着百无聊赖,于是往身上喷了许多浓烈的花露水,心血来潮走进自家的菜园子。

园里的辣椒羞红了脸,趴在竹架上的瓜秧开始泛黄。多年前从北方引种来的苹果树和大叶杨,落叶跟蝴蝶一样飞舞,让人看了徒增悲伤。我掏出了手机,忍不住地给蔬菜一一拍照,希望明年的春天,它们的风采依旧。

园外的田野水稻已经扬穗,再过三两个节气,晒场上将铺满金黄的谷子,下一年的温饱装满了心头。那时,也许白鹭远飞,但可以肯定的是,像云朵一样的麻雀,即使拿烧着的炮仗都轰不走。

月牙早已升上西山,雪白的轮廓宛似一把弯刀,它在昭示着时序的轮替。

我坐在月下的凉亭里听一位大叔在说着村里的趣事。一只猴子被兽夹咬住了胳膊,路过的小孩看到拿起袋子把它套住,然后救回村进行喂养。猴子就是猴子,野性十足的猴子蹿出囹圄,从此赖在村中不走。大叔地里的番薯刚刚长个,它就退着身子拔薯藤,尔后拾拣起薯块往嘴里塞。最让老人哭笑不得的是,它饥饿时不管是什么食物,只要可以果腹都糟踏。五指插入菜心,挖起来乱扔。若是有人吓唬它,竟然咧开大嘴“叽叽”骂着比人还凶。此刻,它也许吊在某一棵树上,或许躲藏在某一片庄稼地中,听着人们在说它的笑话,正洋洋得意地咀嚼着村人提供的美食。因为立秋日,动物和人类一样,开始进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