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文学
喜欢风起的时候
2016-10-07 22:17:00  来源:8月30日《三明日报》B3版  责任编辑:  

●(大田)陈兴师
  

起风了,打破村里的平静,树动物动人心也动。对刮风是爱或是恨,因时因地因人而异。而我,喜欢风起的时候。

少时,乡下,家里烧饭的燃料须孩童帮忙解决。暑假期间,我们几个小孩常去深山野林拾柴。我们最喜欢爬树取枯枝,密林里的松树大多是一尺多的胸径,十多米高,我们爬上去后坐在粗壮的树枝上,一手搂住树身,一手握柴刀,截取树上的枯枝。此时,“树大招风”的老话一点不错。耳边是风,在穿过森林,自由自在地吟唱。那风夹带着青草、阳光、花瓣、水汽和泥土的味道,隐约还飘溢着潮湿和腐叶的味道。我们兴奋地搂紧树身,大声唱出“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在我们那清贫的孩童年代,风儿带给我们的就是凉爽的感觉。

村里潘婆家屋边小山坡上,长有柚树、梅树、梨树、李树、枇杷,有一株梨树每年果子都结得累累的,常从中经过的我,口水就跟着流。一次,我过时,正在果园摘果的潘婆送我两个梨。好甜!梨树结满果子后,树头就被主人用荆棘或杉叶缠绕住了,主人说这是怕小孩子爬树会摔伤,而我们说她是小气。我们爬过那么多的树,什么时候见摔下来过?真希望自己能像小鸟一样,会飞上去。果园下边是一片稻田,有一回,我去拔草发现了两个即将腐烂的梨子,才知道,风,原来可以将梨子吹送到这来的,于是希望刮大风。不过,希望在潘婆家梨树果子成熟时刮风的期望仅限于在此后的一两年里。上中学后,我就认为这样想是自私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人家痛苦上,是趁火打劫行为,于是,我真诚地祈祷老天要等收获季节过后再刮大风。

此时,风带给我的,是香甜的期盼。

现在,希望起的是特定时间下的台风。如今家乡大面积种茶,夏末初秋时段雨水不多,有喷水设施的茶园只是少数,每每看到在烈日暴晒下,一株株茶树无精打采老不长叶子的状况,就心疼,希望起一场台风。闽中属高山区,起台风了小雨以上量级的雨会连下好几天,即使正面扑来的台风到了这里也成强弩之末,危害不大。连下几天雨后,所有茶园水分营养都充足,再看茶园,那感觉就爽了,一株株精神饱满,满园绿光闪闪,于是就会感激台风了。

如此,风,在特定的时段带给特定人群的,是丰收的希望。

不过,高兴之余又同情起沿海一带和被台风正面袭击过的地区了,觉得希望起台风就是罪过了。

如此来说,风,是一把双刃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