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文学
探 视 ·陈兴师
2016-07-19 10:04:32 陈兴师 来源:7月19日《三明日报》B3版  责任编辑:  

●(大田)陈兴师

“师啊,晚上来我这一下。”住在三里外弟弟家里的妈妈来电话了。

“有事吗?”我问。

“我宰了一头鸭,来一起吃。”母亲说。

“我没空,你多吃些吧。”我看着一家店,兼着几个职,妻子病着要照顾没有空去,再说如今鸭肉也不是稀罕物了。

“懒惰虫,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母亲笑着说。

第二天早晨,我还没起床,“砰砰砰”大门处响起敲门声,我开门一看,是母亲,手里提着一罐东西站在门口,不用猜也知道罐里的东西是鸭肉。

这是两年前常见的一幕。当然,不断变化的是她所提的食物,有时是鸡肉,有时是其它好吃的东西,不变的是我说没空的理由:我要长期地看店,妻子长期地病着,我要照顾她。后来,妻子的病恶化起来,母亲几乎天天颤巍巍地来我家探视她帮助我,她来时通常不空手,是带着青菜地瓜之类的东西来的。而常常,只有母亲来我家,而少有我去母亲家的。我的理由很多:小弟家离我家不远,近八十岁的母亲每天走走有利健康;还有就是我几乎天天能见到母亲,就没有去她家的必要;我事情很多工作很忙。

妻子不幸离世后的20天,在短时间变得老态龙钟的母亲摔倒了,骨折,住院。手术期间,我一连7天天天在县医院看护。一周后,我们兄弟姐妹6人在病房里轮流照顾着,三兄弟每人3天一轮,自然,我轮轮不缺席。母亲回家后,先后住在大哥和弟弟家里,在那一段日子里,我也基本做到3天一探视。

“咦,怎么如今时间变得这么宽裕了。”有一天,我突然这样问自己。想明白原因后我又想起了从前看过的一篇小说,篇名忘了,大意是说,一老头住在老家,他的儿女们在外头工作,虽然儿女们常打电话问安也常寄钱,但就是人没有回来,都说工作忙。后来,老头把自己的腿骨打断了,从此他的床前就再不缺人了。

想到这,我不禁心潮起伏,羞愧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