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文学
温馨最是故乡情 ·林生钟
2016-06-24 15:33:53 林生钟 来源:6月16日《福建老年报》16版  责任编辑:  

故乡和童年,是我生命里一缕灿烂的朝霞。那浓浓的思念,绚丽多彩的真挚情感,在异乡寂寞的黄昏,像一坛被掀开了盖子恣意挥发的乡村老酒,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把我熏醉,使一颗漂泊的空虚的心灵有了一丝慰藉,慢慢忘记城市病的遍体鳞伤,变得开始坚强、渐渐自信。

曾经孤单地面对着形形色色匆忙走过的人流,异乡人冷若冰霜的脸庞,就像那街边站立着的大理石灯柱,严严地裹着一层灰垢。我穿插在他们之间,感觉自己就是那石柱下的小树,自从在深山里被移栽这繁华的街头,每天让尘嚣蹂躏和任由陌生人随意攀爬踩踏。异域的风刮得我浑身是痛,并且容颜憔悴面目全非,四周不断变换的街景让我迷离,惴惴不安。

每当这个时候,一个人静静地来到城郊,望那天际之间深蓝的江水滚滚而来,墨绿的山峦在眼里起伏蜿蜒,故乡熟悉的笑容顿时如这冬日里喷薄欲出的艳阳,显得如此亲近温馨。我的心头翻起阵阵波浪,止不住对着远方傻傻地想:儿时的伙伴还折着纸蝶在风中放飞不?那个冬日的午后,被我们几个淘气鬼逮住又给放走的小麻雀,此刻一定不是做了爸爸就是当了妈妈!它们在农家的屋棚下共享天伦之乐!

故乡多情的小河里时常飘荡着我们童年欢乐的笑声,采山花、摘野果、打土仗、掏鸟窝......每次追逐嬉戏一番大汗淋漓之后,我们这群“娃娃鱼”和“泥鳅精”,总是毫无顾忌地把自己全身剥得一丝不挂,一头扎进冰凉清澈的河流里,尽情地扑打着水花,或者一个猛扎,去摸别人滑溜溜的身子。

其实,这河说到底只能叫沟,沟里的鱼儿三五成群,从稻田里流下来的小虾,更是欢奔雀跃了。捡起路边被抛弃的一只破土箕当网,用沟泥在小河夹缝处拦出一道坝来,上游的来水被堵住,中间的水统统经过坝底的土箕过滤后流走,干涸的河底鱼虾等待束手就擒。当然,多数时候我们只捞到几尾泥鳅,还有几样叫不出名的昆虫。

厨房的橱子一到春天就摆满了许多瓶罐,母亲每次无心地呵斥着我们兄弟姐妹,却最终没有进一步行动。那墨水瓶里除了养着泥鳅还有田螺,装针剂的方纸盒蚕宝宝正“啧啧”有声地吞食着一盒子嫩桑叶......

山里的空气就像清新的牛乳,童年就是这般无拘无束天真烂漫,而故乡那拙朴的胸怀装满了对孩子们的爱,难怪经常有人说“哪里出世就哪里好”。人们最难忘怀的也是故乡,尤其童年里留在故乡的无数美好回忆。它是一根超越时空的精神输管,给了我们养份的同时也牵住了一颗跳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