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文学
遛 狗 ·叶玉珍
2014-03-18 09:52:51 叶玉珍 来源:3月18日《三明日报》B3版  责任编辑:  
●(大田)叶玉珍
    李大爷的侄儿要结婚了,婚宴在农村老家办,而且非得让他回去不可。这下李大爷犯难了,倒不是身体不行,李大爷身体硬朗着呢!不回去嘛!农村人会认为:你出去工作看不起我们穷亲戚了!李大爷知道侄儿希望他回去,也是想给他长长脸,否则让人看不起,毕竟家里还有“干部”人。其实侄儿也为李大爷做了很多“农村事”:代垫红白事份子钱、做龙头戏头代跑路(农村春节期间要迎龙演戏,每一年由几个人一起轮流做东,做东的要到各家各户去收份子钱和捐钱),不回去说不定会给侄儿怪罪。可回去,青青怎么办?
    青青是一只牧羊犬,自从李大爷的老伴走了以后,青青就一直陪伴着李大爷,即便是晚上睡觉也在旁边。李大爷还买了个小摇篮,从婴儿专卖店里买了婴儿被,给青青搭了个很好的窝。青青每天晚上就蜷缩在这安乐窝,天冷了,再加个热水袋。这小摇篮就挨在李大爷的床边,李大爷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仔细端详一阵青青,然后抚摸几下青青柔顺的毛发,直到青青发出“晚安”,李大爷才侧过身安然入睡,不多时李大爷的鼾声就响起。李大爷的鼾声不像那些喝完酒在歌厅乱吼乱叫的嘈杂声,李大爷年轻的时候是文艺骨干,唱过《红灯记》。这有音乐细胞的就是不一样,鼾声也有节奏感,分贝虽高,但有规律,休止符处停顿准确到位,音长也够,音质浑厚,声音由小到大,音域宽广,飚到最高音的时候,房间的玻璃会发出震动声,此时青青担心李大爷会心肌梗塞就爬到李大爷身上翻两下“旺旺”两声,李大爷好像看到指挥家的手势,立刻降了八度,低回婉转,潺潺流水,而后又使出浑身解数叱咤风云地咆哮,张弛有度,循环反复。
    李大爷和青青这种平衡是幸福的,可到乡下怎么办?不可能把小摇篮带去吧?乡下人的婴儿也没住得这么舒坦!你一只狗,不,一只牧羊犬。不管取多么好听的名字,在乡下都是“改不了吃屎”的狗,看门狗,连卧室都不能进去!李大爷虽是干部,但也是从农村出来的,懂得农村的“礼数”,最后决定将就一两个晚上,权当带着青青开开眼界!
    农村的天特别的蓝,树特别的绿,水特别的清,青青一到就特别地好奇,东瞧瞧西望望,一会往树丛里钻,一会往竹林里跑,把李大爷累得气喘吁吁,与其说遛狗,不如说遛人!李大爷这时候才觉得十米的牵引绳太短了。更糟糕的是,青青钻进一座残破的木头房子里去,完全没有了逛公园的感觉,几根歪斜的柱子迅速被牵引绳连接起来,李大爷的手指在“遥控器”的“开”“关”慌乱地滑动。青青终于不动了!“遥控器”死机了。穷追不舍的李大爷转过一道门,只见断裂的横梁上悬着个“蚕茧”,原来青青被蜘蛛网裹起来了,那件漂亮的花衣服也变成要命的胶带扎得青青有些喘不过气,幸好那对眼珠还扑闪扑闪的,让人觉得有救的必要。这时李大爷异常冷静,小心地握着“遥控器”,不敢轻易触碰“开”“关”,正像煤气泄漏不敢轻易碰触电源一样。这房子太久没人住了,太破了!破得晕头转向,不知道该向哪一边倒才好。李大爷知道,这时随便一动,就是一个“狗急跳墙”,都有可能带来房毁人亡、狗亡的后果。李大爷还要落得个“拉”倒房子的骂名,尽管破房子在痛苦地撑着,但“安乐死”在中国还不合法!后来还是村里几个经常拆旧房子的把青青解救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的也越来越多,当然不是议论破房子,这破房子要不是青青“发现”,人们早就忘了!人们议论的是这不速之客,有的说李大爷带来的是狼,有的说是羊,有的说是狐狸。李大爷的答复也不令人满意,明明是狗干么假洋鬼子叫犬?还有人问是狗肉好吃还是犬肉好吃?搞得李大爷啼笑皆非。
    此时邻居家的狗也来凑热闹,咋一见青青,“以为神,蔽林间窥之”,不敢贸然靠近,而后看到青青总是摇头晃脑平易近人,就不再见外了。也许是同宗的缘故,不一会工夫竟然打成一片了。
    不经意间,前面空地突然跑出一只老鼠。青青一见,哪来的怪物!吓得在李大爷身上直打转,李大爷立刻被“绑”了个严严实实,手上的牵引“遥控器”也失去了作用,只听到青青颈圈上急促的叮叮声。而那群土狗却不顾“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之嫌在得意地嬉戏老鼠,上演一出名副其实的“抱头鼠窜”。
    喧嚣的声音被月光消弭了,整个村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像个沉睡的婴儿。而李大爷和青青却怎么也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