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大田新闻网-官方新闻网站 >> 新闻 >> 文学 >> 浏览文章

一湾清流

2017年09月13日来源:9月12日 《三明日报》第B3版作者:郑仁水点击率:[ 字体: ]

●(大田)郑仁水
  从空中俯瞰,清流县城是一座具体而微的小岛,三面环水,一面倚山。
  古人名之清流,大抵因县城清溪环绕,碧水萦回。县城所倚之山,是蜿蜒的一脉峰峦,松苍柏翠,深黛浅碧,仿佛清流的一扇翠屏,清新如画。
  “小小清流县,几间豆腐店,一手买火柴,一手买香烟。”说的是历史上的清流县城之小。如今县城也不大,不过,城虽小却并不逼仄。走过大桥,置身于县政府门前的广场,不远处便是熙熙攘攘的菜市场。这是小城最热闹最繁华的中央地带,车子一辆一辆行驶而过,人一拨一拨走过,却不觉拥挤,也不堵车,甚至不觉得有多么热闹。行走在街上,两旁照例是各种店铺,卖手机,卖衣服,卖食品……生意有些冷清,许多店主人兀自低头玩着手机。
  清流人满口“岛内”“岛外”,乍然置身于此的外地人听得不甚习惯。他们自诩为“岛民”,不知习惯用岛内岛外来区分的厦门人听了作何感想?
  沿龙津河而筑的栈道并不狭小。正是仲春时节,河岸多的是绿树和小草。杨柳吐绿,纤细柔婉的枝条上一点点细嫩浅黄,仰首望去,仿佛一串串美丽清新的音符。小草偷偷地绿着,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灌木上的新绿这边一簇那边一抹,不知名的花儿悄然开放,有鸟儿在草坪上跳跃,自由啁啾。久违的阳光照射在草坪上、绿叶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散发着充满希望的春光,奏响了人间新的乐章。城郊,农人已然走出乡间小屋,荷着锄,刨开清新的泥土,播种春天的希望。
  县城虽小,居民的生活却是怡然自得。临河而筑的栈道,成了市民休闲锻炼的好去处,或广场舞,或剑舞,或太极拳,或垂钓。栏杆外,龙津河水滔滔不绝,逝者如斯;栏杆内,大妈们三五成群,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陶醉于音乐世界,不知老之将至。舞剑的老者,一招一式,凝神贯注,有板有眼,动作娴熟而优雅,头发虽白却双目炯然。那个头发几乎脱落唯剩下一圈罗布泊般的老者练太极真是陶然痴然,不知是凑巧了节奏,还是有意展示自己拳脚,我路过时,他原本缓慢若小桥流水的动作突然如骤雨似流星,“啪”地一声震响,内功乍泄,我不禁为之驻足。几个小学生正玩着滑板车,双脚立于滑板,不摇不摆,平稳如履平地,身轻如燕,灵巧地从身旁一晃而过,留下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沿河多垂钓者。金属钓竿,粗细有致,末梢处细若游丝;钓竿或往地上一插,或系于栏杆上,长长的鱼线抛入深深的龙津河中。然后,兀自抽烟、玩手机、打牌、闲聊,钓鱼之意不在鱼,而在乎歆享一份宁静与清悠。钓竿随处可见,却不见鱼儿上钩。过桥,又是一支支钓竿默立着。忽然,一中年人匆匆从店里跑出,快速冲向钓竿,蹲下身子,不停地转动轱辘,原来,鱼儿上钩了,但见一条两三指大小的鱼儿挣扎着,夕阳映照,鳞光耀金。主人轻轻将钩儿从鱼鳍中取下,几乎不假思索地又将小鱼扔回龙津河。旁边有人说,扔下去不也死了?你看,那鱼漂浮在水面上。我探头一看,果然,一条小鱼静静地躺着,亮出鱼肚白。主人淡定地说,鱼只是晕了,不会死的。果然,眨眼之间,那条鱼缓缓游动,终不知其所之。
  晨起,大街两旁店门紧闭,街上少行人,一派清静,仿佛置身乡村。伫立河滨,隔岸是一扇峰峦,长满了碧翠的马尾松。深呼吸,全是绿色的气息;河水静静地流淌,比昨日清澈了几许,弥散着特有的清纯韵味,宛然逃离了滚滚红尘,恍若梦中。
  好一湾清流!

报送单位:网络  责任编辑:陈颖昕
上一篇:雨(外一首) 下一篇:印象蒋老师
热点文章
热点图片
扫这个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