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大田新闻网-官方新闻网站 >> 新闻 >> 大田新闻 >> 社会 >> 浏览文章

16年寻亲路,多方救助促团圆

2017年10月17日来源:大田新闻网作者:郑宗栖点击率:[ 字体: ]

1(1).JPG


本网讯(记者:郑宗栖)  10月16日,刚刚年满18周岁的吴自恢分别来到大田法院、公安局、民政求助中心、青少年法律咨询室,送上了以他远在2000公里之外的云南亲生父母名义赠送的锦旗,向曾经帮助过他的人表达感激之情。

锦旗写道:“骨肉团圆,恩重如山”。这文字后面,隐藏着一个令人感伤亦感人的“寻亲记”。

 

疑点:我是哪里人

 

2016年春天,一位少年手里拽着一张红色的卖身契来到了大田县青少年法律咨询室,找到了大田一中退休教师、县关工委副主任范立洋和时任司法局副局长田尔丰,请求法律援助。

这少年就是吴自恢。对于范立洋来说,吴自恢再熟悉不过了。2015年初,大田县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刚刚才15岁吴自恢的名字出现在卷宗里,没有父母,在老家只有一位老奶奶与他相依为命。

法官找到范立洋,请他担任吴自恢的代理监护人。范立洋多次找到吴自恢,在心灵上给予莫大的安慰与鼓励。2016年4月,大田法院的法官通过多方联系,帮助他在京口工业园区某公司争取到一个工作岗位,每个月可以领到不菲的薪水。


2.JPG


吴自恢告诉大家,他可能不是当地人,是被拐卖到梅山乡的。卖身契除了有出生信息外,还留下一个卖方的地址。范立洋联系了警方,根据线索找到卖方,结果得知吴自恢非他家亲人,也是经他人转手买来。

这样一来,案情复杂了。范立洋和田尔丰带着吴自恢来到县刑警大队采血样,通过公安部的打拐DNA数据库比对,想从中“大海捞针”。等待是漫长而煎熬的,吴自恢甚至失去信心。9月16日,大田警方传来了好消息,吴自恢的DNA信息被比对上了。

 

变故:两岁男孩被抢

 

原来,吴自恢的亲生父母在2000公里之外的云南。

得到消息后,范立洋通过云南的警方联系上吴自恢的亲生父母。电话里,吴自恢的母亲泣不成声,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儿子找到了,而且长成了一个健康的小伙子。

在云南,吴自恢取名为贺有全。1998年农历九月初九,出生在昭通市大关县上高桥乡大寨村青杠村民小组,家有3位姐姐,父亲贺少银、母亲李兴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3(1).jpg


随着小儿的呱呱坠地,一直想要个男孩的父母高兴坏了。但天有不测风云, 2001年农历四月初一晚上,贺少银外出务工,3个女儿合睡在一间房屋,而李兴芬带着当时才两岁多的儿子睡在隔壁房间。李兴芬带着儿子刚睡下,房门就被猛然踢开,冲进来3个蒙面男子,接着把贺有全抢走,从此杳无音信。

儿子被抢走,一家人从此陷入了悲痛之中。

父亲贺少银更是借酒浇愁,在强烈刺激下精神错乱,时常一个人发呆或自言自语,无法外打工挣钱,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一家人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第二年,外公悲愤过世。奶奶整天以泪洗面,呼唤着失踪孙子的名字,不久便患眼疾而失明。

 

寻亲:16年杳无音信

 

但是,悲痛的家人从未放弃过寻找儿子的努力。因为父亲贺少银神志不清,母亲李兴芬要在家照顾老人,寻亲的重任主要落在贺家三姐妹身上。

“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儿子,不放弃,我叫女儿们边打工边寻找,可就是找不到。”母亲李兴芬痛苦的回忆说。


4(1).jpg


为了找弟弟,大姐贺有秀刚满16岁就外出打工。她说,妈妈只要一听说哪里可以采血寻亲,她就赶着去。一年喂两头猪,杀一头卖一头,再去寻亲,找了整整十三年。近三年感觉看不到希望,才心灰意冷。

贺有秀说:“去年,我还梦见他在大海里,让我救他,可是弟弟长什么样,我也看不见。”

二姐贺有敏说,弟弟被抢走的第二天,父母就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DNA也被采集在打拐数据库里。为了寻找被抢走的弟弟,她小学毕业就辍学了。

上海、深圳、广州……三个姐妹常年在外,已经记不清走过多少地方,她们一边打工一边寻找被抢的弟弟。她们还在网上发寻亲帖子,请网友提供线索。遗憾的是,不少热心网友提供的寻人线索最后都被排除了。

16年来,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重逢:感恩一路帮助的人

 

贺有全被人抢走,经过多手转卖后,最终来到了大田县梅山乡,取名为吴自恢。爷爷和养父已经去世,他和70多岁的奶奶一起生活,还未读完小学便辍学了。

回家!这是多少急不可待的事,但是云南的亲生父母因为家境贫寒,无力赶来寻亲。


5(1).jpg


曾经帮助过吴自恢的大田法院和关工委的同志向民政局反映了情况,民政局为其启动了救助绿色通道,将他送至云南。

为了尽早骨肉团圆,民政局救助站工作人员方观和涂江斌带着吴自恢,历经60个小时2000公里的长途跋涉,日夜兼程赶往目的地昭通市。大田法院法官涂淑敏、田宝玲,关工委范立洋也一同赶往,还与当地的公、检、法和关工委等部门开展了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交流与研讨。

9月25日,是吴自恢回到家的日子。当天,村里的乡亲们早早等候在村口,当吴自恢出现时,母亲李兴芬上前紧紧抱住他,放声痛哭,几近昏厥。全家人紧紧抱在一起,哭着笑着,喜极而泣,不愿分开。


6(1).jpg


16年了,终于回来了!站在亲生父母身边,面对家乡的土地,陌生而亲切,吴自恢激动得哽咽说不出话来,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他给不曾见过面的爷爷、奶奶、外婆、爸爸、妈妈下跪,感谢他们的生育之恩,一一为他们递上一杯清茶。

母亲李兴芬及大姐贺有秀拉着大田送亲人的手,感激说道:“16年了,如果没有大田的帮助,我们亲人如何相见?”

 

帮扶:从未放弃

 

看到亲人相见这一幕,大田送亲人的眼眸也湿润了。少年庭法官田宝玲说,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温暖更感动。

就在大田送亲人准备返回的时候,吴自恢的姐姐悄悄地送来了一封感谢信和一袋亲手采摘的苹果。在这封言辞恳切的感谢信中,最后写道:“没有你们的一路呵护、帮扶,我弟弟不会健康成长,也不会寻亲认亲回家团聚——大田,好人真多……”

2000公里的长途跋涉,没有让田宝玲感觉到一丝劳累,她说:“我们的工作多走一步,孩子的人生道路就可以少走好多弯路。”

范立洋说:“我们所做的从不需要感谢,我们希望吴自恢能自强自立,照顾好双方的亲人。”


7(1).jpg


是的,对吴自恢的帮扶,大田相关部门从未放弃。今年5月,吴自恢因梅山老家的房子年久失修,想改善居住环境,但因缺少资金,加上邻里之间的土地纠纷,房子迟迟无法动工。大田法院、关工委等部门多次前往乡镇进行协调,并根据他的情况列入了国定贫困户,实施了易地搬迁,一共获得了7.5万元补助金,顺利建成一层新房,为他解决了燃眉之急。

梅山乡党委组织委员池其政介绍,乡政府还将吴自恢列入低保,并通过扶贫贷款5万元,实施光伏产业扶贫项目,安装了6.25千瓦单晶A板光伏发电系统,年发电量8000度以上,每年可增收入7000多元。

10月9日,吴自恢在云南过了中秋节后回到大田。范立洋、田尔丰又找到了他,跟他谈起了云南寻亲的事,谈起未来的生活,嘱咐他有事可以随时再找他们……


8(1).jpg

 


报送单位:报道组  责任编辑:zzq
热点图片
扫这个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