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0598-7222225 E-mail:dtxww7222225@163.com
更多》大田新闻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田新闻网 > 外媒看大田 > 
【三明日报】闽中版《红岩》——林鸿图的传奇人生
2020-03-30 09:24:45 林生钟  来源:三明日报2020年03月30日   责任编辑:   编辑:戴晓灿

 

 

林鸿图青年照

 

林鸿图烈士故居中孚堂


●本报大田记者站  林生钟  通讯员  廖国萍
“挥泪继承英烈志,誓将伟愿化鸿图。”
林鸿图生前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在家乡创建党组织,被捕后历尽磨难坚贞不屈、组织难友坚持斗争,解放前夜被国民党特务杀害。这位牺牲时年仅37岁的共产党员,传奇人生堪称闽中版的《红岩》。
为了纪念他,大田县武陵乡把林鸿图的名字,作为集镇街道的名称。
1
创建地下党组织
苏区大田位于福建省中部,东邻德化,西靠永安,南连永春、漳平,北与三元、沙县、尤溪接壤,是闽西北通往闽南沿海的重要通道。从1929年8月开始,中央主力红军4次入境,朱德亲率红四军二、三纵队和前委机关进驻武陵安,军部就设在百束村的述祖堂里。这是革命的火种,为此后大田党组织的发展壮大,打下了牢固基础。
1912年3月16日,别名“阿富”的林鸿图出生于百束村。20岁那年,他在述祖堂主人林笏隆资助下,考入私立福建学院附属高中就读。受同学陈培光的影响,他积极参加进步学生活动。1935年秋,林鸿图考入河北省立农学院森林系。林鸿图是“1934年入伍”的共产党员,这在三明市“八五”期间党史科研项目《大田革命斗争史》一书中有记载。
河北省立农学院成立于1931年,住地保定。学生成份复杂。时值“一二·九”运动,北平爱国学生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举行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示威游行,农学院成立“学生救国会”声援。“1935年12月18日,农学院党支部书记林鸿图、组委陈拓、宣委方旅人,与同学走上街头,一起高呼‘一致对外’‘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河北农大八十年(1902-1982)》纪念册记载了这段历史。
后来,据在青海省农科院工作的方旅人回忆:“当时由于白色恐怖笼罩全城,各校之间联系困难,只有农学院学生上街游行。”12月22日,学校迫于当局压力,提前放假,勒令学生离校。林鸿图不但没有回乡,还前往北平继续投身革命运动。1984年8月27日,方旅人在写给大田县党史研究室主任刘志坚的信中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于12月下旬到北京找组织关系,我住潮州会馆,林鸿图和陈拓则住福建会馆。1936年1月,林鸿图找到了党组织关系……”第二年2月,三人返校,由林鸿图单线与中共保定市委建立联系。
在领导学院师生利用标语、传单、墙报、小型集会等形式,广泛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的同时,林鸿图不断地给家乡武陵小学校长林大蕃等青年,寄回自己参加示威游行的照片、宣传品和进步刊物,传播革命道理,引导他们投身革命。
《大田革命斗争史》记载:1936年底,林鸿图从保定返乡,向林大蕃等人介绍了“西安事变”内幕……通过考察和教育,林大蕃等人的政治觉悟提高很大。1937年2月,林鸿图在过完春节准备返校前夕,吸收林大蕃和林茂森为中共党员,建立起了武陵小学党支部,林大蕃任书记。
2
抗日救亡除贪官
卢沟桥事变后,京津冀沦陷,河北省立农学院被迫停办。林鸿图于当年10月返乡,在母校大田县立初级中学任教。不久,又被推举为福建省抗敌后援会大田分会总指导员。他以合法的身份,领导大田各界和内迁的集美职校师生,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组织了“一日一分会”,号召全校师生每人每天节约一分钱,筹集资金支援抗战;清晨带领“晨呼队”上街跑步,边跑边高呼抗日口号;向大田县警察局借枪开展军训……
义卖活动也在全县展开,义卖物品中有爱国志士蔡公时在大田赤岩寺题写的诗词临摹。款项转汇军政部,据《福建民报》报道:“总计献金达七八百元,对于穷乡之大田有此良好之成绩诚是为范。”
时任大田县县长的廖基借抗日救亡之名,大肆搜刮民财,群众用方言谐音骂他是“饿鸡”。1938年春,林鸿图和地下党组织决定,由林大蕃在武陵小学编印《田民画刊》,由在广平小学任教的林茂森通过统战对象县参议长蒋超支持,在校印刷《田民呼声》。两个刊物秘密分发至县政府各科室和中小学校,上送国民党福建省政府,迫使廖基被撤职调离。这场“斗鸡”斗争的胜利,群众无不拍手称快,表现出林鸿图和地下党的组织才能以及斗争艺术。
一年后的1939年7月,林鸿图受党组织派遣,以继续学习为掩护,前往广西柳州农学院进行党的秘密工作。《中共大田县地方组织斗争活动大事记》记载:“他专程到永安吉山,将大田县地下党的组织关系移交给闽江工委陈培光。”陈培光时任中共闽江工委宣传部长,公开身份是福建省教育厅科员。他写信给林大蕃,“同意你与陈女士结婚”,密示其与陈培光接上组织关系。
这时的林鸿图离开了大田,仍然关心着大田县的地下党工作,不时向林大蕃等人寄传单和进步刊物,其中有华侨领袖陈嘉庚在广西痛骂国民党福建省主席陈仪的材料。1941年春皖南事变,林鸿图再次寄信告诉林大蕃说:“陈培光到湖南当记者去了。”暗指此人已经叛变革命。
3
多次被捕遭毒手
1941年7月,林鸿图大学毕业,分配在福建农业改进处造林事务所任技工,他秘密组织闽西北抗日武工队。由于叛徒密告,第二年4月被捕,关进

永安县自卫队部,后因查无实据由林务所保释。同年10月再次被捕,关入三元县省保安处达16个月之久。

1944年10月,“林鸿图第三次被捕,开始关在永安看守所,后转到设在三元县的梅列集中营,受严刑毒打,坚强不屈。”《大田革命斗争史》记载。

期间,大田“剿共”总指挥钟大钧亲自提审并刑讯逼供,但林鸿图始终不承认自己参加地下党活动。钟大钧不死心,特地将他押回大田,叫叛徒当面对质。林鸿图借机痛骂革命败类。黔驴技穷的钟大钧顿起杀机,电告省府,要在押解途中将其处死。1947年8月,他被转押福州南门乌塔监狱。1949年6月,他又转押厦门并且被秘密杀害。

解放战争时期的闽浙赣区党委社会部部长陈矩孙,公开身份是国民党福建省政府参事。他在《我所了解的林鸿图烈士》访问记中回忆:1945年下半年,内迁的国民党省政府开始搬回福州,中统特务趁机提出把林鸿图杀掉,省主席刘建绪没答应。1948年10月,中统特务赖文清向时任省主席李良荣提出,“永安带来的农业改进处的林鸿图是个老奸党,而且是大田暴动的策划者和后台……顽固不化,还在狱中继续非法活动,留下他后患无穷,因此这个案子应该了结了。”但李良荣放弃了杀林鸿图计划。解放大军渡江在即,蒋介石派特务毛森来福建,要杀掉狱中的全部政治犯,省主席朱绍良也没有签批执行。

大田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卢作福分析:“林鸿图在当时是个难得的人才,三任省主席都没有杀他,也是把他作为政治筹码,给自己留后路。”

就在林鸿图从福州被转移到厦门的前两个月,少时玩伴卢浩然(原政协福建省委副主席)去探监,这时的林鸿图严重腹水,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但他用大田本地话说:“啊士(卢浩然小名),天快亮了,我想看看地图!”

地下党派任国民党武陵安区分部书记林自寿,曾经被捕,他在1945年至1946年间与林鸿图关在一起。保释出狱后,他收到林鸿图的信说“身患重病无钱医治。”林自寿告诉他:“阿那(林志群)在南平、沙县一带经商,生意兴隆。”暗示革命形势很好,要他保重身体。

4

组织狱友争自由

林鸿图3次身陷囹圄,坐牢达7年之久。

1984年,刘志坚和烈士林大蕃的儿子林占中,访问了辽宁省北票矿务局干部庄绍林。这位惠安籍的“青年军排长”回忆,自己和林鸿图在狱中相处两年。他在1947年3月第四次被捕,关在乌塔寺阴殿中间的木笼子里。林鸿图稍后入狱,两个人挨着铺位。他说:“林鸿图硬气、稳重、关心别人,在狱中斗争是主要领导人。”

有一次,林鸿图和几个政治犯通过看守订阅了《时代》《新观察》《时与文》和《星闽日报》,被狱头发现了,不让看,林鸿图拉上难友跟他理论,结果对方睁一眼闭一眼,大家获得了解政治和军事的权利。

狱中有恶习,先进去的犯人纠集起来,向新犯人要钱要物。林鸿图组织新犯人与之对抗,继而说服难友们要团结一致,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

木笼里的犯人多时有20多个,其中有个旗山来的闽东游击队通讯员,情绪低落。林鸿图发现了,就叫他挨在一块吃饭,教他识字,鼓励他“要坚强些,天快亮了,要坚持下去。”有个古田籍的游击队员在战斗中负伤被捕,林鸿图通过看守拿来药水给他涂抹,治好了这位同志的伤,坚定了他的革命意志。

……

5无尽相思到白头

林鸿图最后一次被捕,关押地点转移频繁,他在1949年10月16日,即厦门解放前一天晚上,和刘惜芬等17名“要犯”,被秘密杀害于鸿山脚下。

“当时很多人不知情,他的妻子陈明英以为丈夫在世,或是被国民党抓到去台湾,每天独坐家门前守望着村口大路。”大田县老区办主任林克源介绍。

林克源是武陵安本地人,祖父和林志群是同胞兄弟,他从小就听长辈说过,林鸿图是个文化人,陈女士平时打扮时髦穿旗袍,当地人都称她为“革命老妈妈”。“革命老妈妈只要看见有穿白衬衫、戴茅杆笠(草帽)的人进村,便以为是丈夫回来了,就迫不及待地大老远去迎接。”可是,每次都失望、伤心,又都每次期待着。

林鸿图被国民党当局秘密逮捕后,家人并不知情,当年的地下党员、后任解放军福建省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林志群,率部席卷闽中和闽西北,均未能找到林鸿图的身影。解放后,政府通过多种渠道寻访,只知林鸿图在永安被捕转羁福州,之后断了线索。直到1956年,福建省人民政府才追认林鸿图为革命烈士。

林鸿图在家乡留下一座旧居,名为“中孚堂”,取易经卦名,希望子孙后代忠诚。他生有三子,长子出生于1938年,时值抗日战争开始,取名林志抗;次子生于1942年,林鸿图期盼抗战早日胜利,取名林志捷;三子1945年出生,当时林鸿图已经入狱,陈明英抱着孩子到梅列集中营探望,身体备受摧残的林鸿图给他取名为林志   。

陈明英是武陵乡茶山村人,因林鸿图为了革命四处奔波,小两口聚少离多。当地方政府把林鸿图的烈士证送到她手里时,她不相信这是真的。此前,她一直在家里等着丈夫。后来,她90多岁离世。

1986年,武陵乡集镇改造,在给新建的街道命名时,乡亲们自然想起了林鸿图,大家众口一词提议将新街命名为“鸿图街”,用谐音置换成“宏图街”。 街边长着两棵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那是林鸿图当年在永安任职时,带回来亲自种下的。如今,梧桐树已成为武陵安的标志。

(本文图片由大田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提供)